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巨细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生存
取消
第10章 一连死三个孩子
作者:山仙儿| 字数:3367| 更新时间:2021年11月12日

妇人的当家的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一其中年男人。

长着一个国字脸,看起来还算是憨厚,身体也比力的魁梧,不外我看向他的第一眼,我的眉头就不由的一皱。

我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我的师傅这个时候轻轻的拉了拉我。

“干咱们这一行,不管你看到了什么,在人家没有用你的时候,不能够一股脑的全都抖搂出去。”

其实对于师傅说的话,我也有几分的明白。

通过这一个月的学习,我知道这看事的,其实也很不容易。

先不说那些坑蒙诱骗的,就说正儿八经的这些看事的,那全都是靠着窥视天机,逆天改命换来的钱。

说的直白一些,人家没有拿钱给你,你凭什么自损阳寿和运势给人家破解。

被师傅拦了这么一下,当下我也就什么也都不说了。

那妇人的当家的叫做冯开国,平时为人忠厚,听完媳妇的召唤,当下也不烦琐,直接的给我和师傅弄了一桌子菜。

从早上到现在,我的肚子找就已经饿的不行了,看见焖肉和油炸白果全都上来了之后,我也不客气了,直接的开始吃了起来。

我师傅随便的吃了两口之后,便点燃了旱烟。

“小子,适才看出来了什么?和师傅说说。”

我这边刚把把一块油炸白果扔进嘴巴里,所谓的油炸白果其实就是肥肉裹着肥肉炸了那么一下。

“男的脸上有横纹,有杀气。而且额头发黑,我看最近另有血光之灾。”

我师傅满意的抽了一口烟。“倒是不错,这才学了一个月,只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这个。”

我也没有觉的有什么了不起,因为肚子饿的厉害,只是在那闷头吃。

我师傅这个时候才继续的说道:“有没有看到这个院子阴气十分重。”

我抬头看了一眼院子,然后又看了一眼院子里面的一棵樱桃树。“确实阴气有点重,会不会是那樱桃树遮住了光?”

我师傅不以为然的继续说道:“影响一个家庭的气场有许多,可不是一棵普通的樱桃树就能够做道的。樱桃树就那么高,他才气够影响几多的气场。”

听完我师傅的话,我也觉的是。

樱桃树不外一人多高,想要遮住这院子还真的不行能。

这院子差不多小一亩的面积,一进院就有一种阴恻恻的感受。那确实不行能是一棵樱桃树搞的。

“师傅,那你觉的是什么原因?”我问道。

我师傅说道:“这一次你就好勤学学吧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蓦地之间一个尖锐的声音直接的响了起来。

“春花,你就是一个丧门星,我哥跟你在一起这才几年啊,都死了三个孩子了。”

我好悬被嗓子里的一块焖肉卡主,咳嗽了一阵,眼泪都已经掉下来了。

等着我寻声看已往的时候,一个长相刁蛮,身材肥胖的女人,像是圆规一样,掐着腰在那指着之前给我们说话的那个女人说道。

被叫做春花的女人此时眼圈含着眼泪。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圆规女冷哼了一声。“什么你你你的,要不是因为你的话,我哥怎么可能一下子没有了三个孩子,你肯定是以前缺德的事情没少做,这是遭报应了。”

春花这个时候直接哭了起来。

农村就是这样,有人起个调子,别人就会赞同。

就像是她小姑子之前说的,为什么不是人家的孩子死,如果不是她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,为什么一下子死了三个。

“小满,你别这么说你嫂子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春花的男人,那个国字脸的男人走了出来。

“哥,你是不是傻。”叫住小满的圆规女不依不饶的说道:“别被这个女人给你骗了,这才几年,都已经死了几个孩子了,这样的女人要不得,咱们老冯家不能够要这样的女人。”

国字脸的男人张了张嘴,这次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。

此时,周围的邻居都开始说了起来。

“这春花就是命太硬了,三个孩子了,一个都没有站住,这样的女人克夫,克孩子啊。”

“可不是,这也不愿人家小满在这这么说,老冯家原来就是人丁不旺,这几年死了三个孩子了,这么下去,老冯家可真的就要绝后了。”

“一连死三个孩子了,这要不是做什么缺德的事情,也不能够有这样的报应啊。”

……

听着周围人的议论,被叫做春花的女人,这个时候直接的蹲在地上无助了哭了起来。

人言可畏。

现在她能够怎么辩解,怎么说人家也是不会相信的啊。

圆规女小满见周围人全都站在他这一边了,他这才继续的说道:“春花,你也别说我们老冯家做事决,你但凡另有那么一点点的良心,你现在就离开我哥,我们家不能够没有后。”

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。

春花被小满说的,此时泪流满面的脸也有了一些犹豫。

显然,她也确实不想给自己的丈夫带来麻烦。

可是就这么离开这个家,离开自己的丈夫,她又是真的不愿意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在人群之中穿了出来。

“这家人还真的可笑,事情还没有搞清楚,就先赶起了自己家的人。”

众人纷纷的寻声看了过来。

此时我师傅正端着一米长的大烟袋,在那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边的闹剧。

我师傅头发和髯毛都很白,但是因为他也不太喜欢整理,所以头发和胡子都有点打打柳了。

再加上之前被雨那么一浇,说他像是一个要饭的都不为太过。

“你是什么人,我们家的事情,和你有什么关系。”小满见我师傅出头,一旁十分不爽的说道。

我师傅这边不以为意的一笑。

“我是什么人,我是这家女主人的客人。”我师傅此时直接的站了起来,在众人的目光之下,向着小满的偏向走了已往。

我师傅别看现在的样子略有那么一点点的狼狈,但是他的眼神十分的坚贞,一身的气场不弱。竟然不少人在看到我师傅后,不由的退了几步。

春花看见我师傅,刚想说点什么,我师傅摆了摆手。

其实都不用我师傅,我也看的出来,那个春花其实也说不明白什么,否则的话,也不行能被自己的小姑子在自己家里这么的耍横。

我师父先是没有理会一旁的那个小满,而是直接的看向了一旁的国字脸男。

“这是你家,你媳妇被人数落,你是爷们,要站出来。”

国字脸听完我师傅的话,老脸一红。

我师傅说完那国字脸,又看了一眼那个小满。

“你什么也看不清,什么也不懂,你以为你哥离开了你嫂子,他的孩子就能够活下来了?”

听完我师傅的话,在场的众人,包罗小满全都面面相视。

此时,春花似乎想起来了之前我师傅和她说的话,一旁忙的冲着我师傅问道:“您……您是不是知道为什么我会死三个孩子,您是不是知道……您能够告诉我为什么么?”

小满:“是啊,看你像是何等明白似的,那你倒是说说,我哥为什么会连续死了三个孩子,今天你要是说不明白,你觉的你还能够走的出水洞村么?”

这个小满她们家,似乎在当地有着不小的本事,随着那小满说完话之后,还真的有那么几小我私家走了过来,看样子就十分的不善。

我师傅看了一眼那个哭着的女人。“看来我不说明白点,今天这个事情是不行的了,那行,我就和你们说说,不外行有行规,我是一个看事的,我看的事情我可以说破,但是这个可不是随便说的。”

小满一旁说道:“不就是要钱么?如果你真的说的准的话,钱我们可以给你,不外你要是禁绝,你自己掂量着吧。”

春花一旁也忙着说道:“老先生,您要是看的准,您要什么,只要您开口,只要我们家能够拿的出来。”

我师傅见他们这么说,这才点了颔首。此时他再次的看向一旁的国字脸。

“要说祸殃,还要说你啊。”

国字脸被我师傅说的一愣。“什么意思,你说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我?”

一旁的小满见我师傅这么说,一旁有些不乐意的说道:“你最好说清楚,别直接把责任推给我哥。”

我师傅倒是不慌不忙的抽了一口烟,然后冲着那国字脸男人说道:“我就问你,这几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狩猎。”

国字脸愣了愣然后点了颔首。“是啊,这些年一直都在打。”

这个国字脸的祖辈就是狩猎的,哪怕是到了现在,他也是经常的上山狩猎。

我师傅:“还说不是因为你?”

国字脸此时显然也有些生气了。“你有什么就说什么,什么事情就怨我了。”

我师傅:“看你是真的不知道了,那我就问问你,前些年,你是不是弄了一窝兔子。”

兔子?

国字脸愣了愣。“兔子……兔子怎么了?”

我师傅也不烦琐接着说道:“你好好想想,你有没有弄了一窝兔子,抓了母兔不算,还把人家没有满月的小兔子扔到了雪地里。”

国字脸听完我师傅的话,当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愕。

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

我师傅有些不耐烦。“那一窝小兔子应该毛都没有长齐吧,还都是粉嘟嘟的,你是不是以为没有几多肉,就直接那么的扔在雪地里了。”

听到这里,国字脸脸上惊愕的心情愈甚。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。”

周围的人听到这里,全都面面相视。

国字脸抓兔子的事情,村里人知道的不少,可是哪怕是他妹妹,都不知道这么详细的细节。

而且看着眼前的这个模样,各人都觉的我师傅说的就是准的。否则那个国字脸也不行能会是这个反映。

我师傅说到这,接着说道:“兔子一窝,你杀了母兔,扔了幼崽,可是你怎么就不想想世事有轮回呢,你怎么就没有想到,有些事情会轮回到你的身上呢。”

我师傅说到这,那国字脸身子一软,如果不是后面的人扶住,恐怕一屁股就要坐在地上了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